自我厌恶。

虚拟与亲昵

你是我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呢。
你是我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。

“刘志宏,我。。。”
对话戛然而止,电话忙音阻隔了一方低沉的嗓音。

这样通过电波传来的声音,就像是隔着千山万水,汹涌而来,挑弄得心又麻又痒。

想挂断了,想睡觉了,看到易烊千玺打来的电话,瞬间清醒。

“喂。”带着阵阵回音。一个空旷的地方。
“你在哪里?”
“教学楼”
“这么晚了到教学楼干嘛”
“想你啊,手机没电了,宿舍停电”
“哦”心中窃喜。

接下来还是些有的没的一句一句聊着,没有营养,没有主题,听着对方的声音,觉得连漫长的夜晚都充满了意义。

刘志宏躺在宿舍床上,伴着室友的微微的鼾声,满室的寂静,充满着温暖的,是被窝还有易烊千玺的嗓音。

刘志宏大抵上是困了,易烊千玺听着对方匀称的呼吸声,觉得冰凉的讲台都不是那么冰凉了,旁边还有电脑主机轻微的轰鸣声。

这么冲动,开车过了半个校区就是为了给这个家伙打个电话,一定是疯了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呢?

某天晚上十二点为了学校晚会的事情,忙碌了一天,躺在床上,将将睡着,电话响了。

“喂,刘志宏”
“我睡不着”
“恩”可是我很困啊
“陪我聊天啊”
“恩”本来已经困到连眼睛都睁不开,奇怪的是,一点都不想挂断。听着那边的声音,心,都是愉悦的。

从那个时候吧,这样的声音莫名的心安,很简单,卸去了白日里的伪装,真真实实的自己,什么话都想给刘志宏说。

就这样,你一句我一句,两人像十多年没见的老友一样,不停的说着。

有的时候,一个在听一个在说,一个在问,一个在回答。

甚至是简单的“恩”都在此刻变得如此美好。

于是在患得患失之中,时间像逃亡一样仓皇流逝。

两个人的信任与支持留在此刻建立起。

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,刘志宏说“困了”

“你还知道困,陪你说到现在”一个晚上没有睡觉,却出乎意料的满足和舒服,比睡一觉还要让人身心愉悦。

“睡吧,呃。。。早安”
“好”就挂了

这样的习惯一直持续了四年。

从两人网络认识,刘志宏考上大学,易烊千玺大二。

到易烊千玺毕业工作,刘志宏大四实习。

四年,不长不短,却足够让对方完全了解自己,两人隔的很远,天南海北的,靠着电话,成为了对方最坚实的依靠。

对方的生活,近况,家庭了解得清清楚楚。

一种信赖。

四年,开支最大的一个月无非是电话费,每天沉迷于手机。

四年,终于到了该见面的时候。

“刘志宏,开门”带着微微喘息。
“千玺,你别闹了”还是听话的打开了门。
“我的天”话筒传来的声音和现实重叠,这样的存在感原来如此的真实。

刘志宏的嗓音醇厚,带着独属一份的温柔。

“过来抱个”

四年,这样的玩笑来过不少,但每次都无条件的相信。

伴着内心骤然紧缩的跳动,小小的惊讶,小小的迫不及待。

现在成真了。

就算没有相见,我已经事无巨细得了解了你的生活,走进了你。

余生,也请多多指教,刘志宏。


评论(9)
热度(26)

© 跃然宁槿 | Powered by LOFTER